1. <rt id="mkp1v"></rt>

      1. 武將觀察日記

        時間:2019-09-12 19:21:21 觀察日記 我要投稿

        武將觀察日記

          文案:

        武將觀察日記

          三國向來是個篩子

          不差再加一個了

          麒麟小受請準備

          左手軒轅劍氣,右手六魂幡,穿吧!

          故事從袁紹討董開始

          這次你的使命是隨便選個武將,讓他隨便當個皇帝,

        武將觀察日記

          通天教主欽賜主角光環與你同在,阿門。

          掃雷:

          歷史小白文,前半同人后半架空,材料混搭,年史錯亂

          人物性格水煮亂彈,有小崩跡象

          布策瑜權超云備嘉彧本命慎入

          內容標簽:穿越時空

          主角:小黑┃配角:呂布,孫策,周瑜,高順,張遼,馬超┃其它:貂蟬你這個炮灰的命兒只能塞在其它欄里了

          楔子

          天庭:

          通天教主絮絮叨叨:“你說小黑回去,能辦成這事不?軒轅氏把歷史給生生截走了一半,現還得靠咱師徒再掰回來……我的小心肝這可是忽上忽下……擔憂得很,本想換個人,還是浩然你適合吶,好歹也是個穿越專業戶……”

          浩然哭笑不得道:“師父,子辛把軒轅劍氣分了一道給他,又有六魂幡在手,沒多大事兒……何況小黑也把書也看熟了。”

          通天教主忽道:“不對,他看的哪本書來著?”

          浩然答道:“三國……演義。”

          通天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通天:“徒弟吶!這三國志和三國演義可不是一碼事,況且上回黃帝那廝把整個歷史改過一次,你能確保現在咱們的三國,還是他們的三國么?我們是平行世界了,徒弟!”

          浩然叫苦不迭道:“師父,別說了,別人不是來看你的,誰耐煩搬個小板凳專門來聽你念叨呢,求你了,咱打麻將去罷,別管小黑了,好歹也是個神受,死活隨他去罷。”

          巨鹿原溫侯成敗犬

          巨鹿戰場,烏云翻涌,雷聲陣陣。

          “殺——”

          平原中,并州軍兵敗如山倒,關東軍乘勝追擊,萬箭齊飛,潮水般地掩殺而去。

          陰云中雷霆萬道,糾結成一個巨大的光球,緩緩降了下來。

          于是天空一聲巨響,主角閃亮登場!

          “媽唷……”一名全身□的少年抓著柄長槍,從死人堆中爬了出來。

          麒麟剛爬起身,便嚇得大叫道:“別別……別過來!我沒穿衣服啊!”

          數匹高頭大馬朝麒麟沖來,麒麟駭得朝尸堆中一鉆,抱著個死人不動了。

          過了許久,麒麟探頭朝外望了一眼。灰白的天空中,未燃盡的碎布如黑色的蝴蝶,旋過來,又旋過去。

          安全抵達,人都死光了,現應該是打掃戰場時間……麒麟四處張望,心想這便是古代?怎和師叔們說的不太一樣?

          麒麟赤條條地四處翻揀,先朝尸體作揖,繼而剝下炮灰甲的短衣褻褲,穿在身上,又解下炮灰乙的皮甲,胡亂系在胸前,再揀了把劍,口中喃喃道:

          “對不起了啊大哥們,小弟只一人拿一點……使命深重吶使命深重……各位大哥保佑小的……”

          麒麟念念有詞,全副行頭都從士兵身上扒下來了,唯剩雙靴。

          一雙好的鞋子能帶人走向幸福,況且自己要在這個時代中走很久,草率不得。

          麒麟沿路打量,想選雙好的,咦,有了!

          麒麟上前去剝那雙露在尸體堆上的甲靴。

          那只腳動了動。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麒麟猶豫了,靴子的主人還沒死,要不要繼續脫呢?那名戰士半個身子埋在尸堆里,麒麟很有耐心地垂手站著,等他死。

          過了一會,麒麟的耐心耗完了,伸手去拽,那只腳又動了動,麒麟一腳蹬著那人的胯,咬牙死命扯著那戰靴。

          一股大力令拔河陷入膠著狀態,麒麟愕然抬頭,看到尸體坐起,睜著一雙赤紅的眼。

          “哇啊啊啊——!我不要了!”麒麟嚇得連滾帶爬地便逃,倏然脖頸后一緊,被提小雞般提了起來。

          尸堆里鉆出一名身高九尺的戰將,披頭散發,滿身鮮血。

          “喂我不是想殺你!等等啊!!”麒麟被那男人一手提起,兩腳亂蹬,在空中不住掙扎。

          那悍將聲音沉厚,冷冷道:“哪一軍,哪一隊的?”

          麒麟道:“有話好說,先先先……先放我下來。”說話間麒麟□的手背上,一片奇異的紋身緩緩綻放出紫黑色的光澤。

          悍將又問:“西涼軍敗了?孫堅小兒何在?”

          麒麟道:“小弟初來乍到,什么也不知道啊——”

          那將軍遙望戰場另一頭,那處還有小股騎兵四處游蕩,偶見未死透的兵士便槍箭齊下,了其性命。

          “走!”

          麒麟小身板在寒風中飄蕩,被那男人揪著衣領飛也似地遠離了戰場。

          “袁紹匹夫!若非本將軍驟遇天象之變,何以致此大敗!”那猛將騎著一匹馬,馬后坐著有聽沒懂的麒麟,緩緩行進在山原中。

          是時夏至未至,滿山青翠,烏云與颶風一掃而空,陽光被零落的樹葉切成斑點,鋪滿整個樹林。

          麒麟光著腳,在馬背兩側晃來晃去,沒地方踩踏霎是不爽,漫無目的地晃了片刻,最后踩在男人的靴背上。

          “你是何人?奸細?”悍將一身戾氣,逼問道。

          “不不,將軍,我……不過是個時空旅行者……算了,說了你也聽不懂。”麒麟正色道:“總之我不是奸細。”

          “何意?”

          麒麟也懶得解釋這許多,答道:“將軍,我是來幫你的,雖然不知道你是誰,我這人有點啰嗦討嫌,但都是太師父害的,我老大也時常受不了他……總而言之……”

          悍將道:“你可知我是誰?”

          麒麟不作理會,徑自道:“只要你不殺我,對我好點,給些吃的喝的,我承諾會助你成就大業。”

          悍將道:“成就大業?”

          麒麟忽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來前我可是把三國演義背得滾瓜爛熟,上到劉關張桃園三結義,下到豬哥六出祁山……”

          悍將怒道:“什么亂七八糟的!說話纏夾不清,顛三倒四,可是失心瘋了不曾?!”

          麒麟嚴肅道:“末將敢問將軍高姓大名!”

          那悍將嘲道:“區區一小兵,也配問本侯名諱?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本侯?

          麒麟心中一動,道:“將軍封的是什么侯?”

          對方不答,麒麟好奇道:“鄉侯?亭侯?”

          對方謙虛地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麒麟一手按捺不住地微微發抖,巨鹿戰場,與袁紹聯盟初交鋒,將軍……亭侯……唯一的可能只有……

          “侯爺是……?”

          “都亭侯。”

          麒麟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了!你是呂……布,字奉先。呂布你好。我叫麒麟,麒麟的麒,麒麟的麟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嗤道:“你姓甚名誰,關我屁事。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這是什么時間點了?麒麟百思不得其解,從呂布的年齡推算,此時他只有二十五六歲光景,方才又說“西涼軍”,顯是還未與董卓翻臉,巨鹿戰場上與孫堅交手大潰,想到此處,麒麟忍不住問道:“你見過貂蟬了么?”

          呂布警覺地瞇起雙眼,道:“貂蟬是誰?奸細?”

          一句話未完,呂布橫著身子,傾斜下去,倒栽蔥摔了下馬,哐一聲木樁似地直挺挺摔在地上,不動了。

          麒麟蹙眉看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,呂布竟是昏倒了。

          又怎么了?

          麒麟忙翻身下馬,俯到呂布身旁,伸手去探他額頭,見其面色灰敗,臉畔滾燙,隱約猜到原因。

          八成是中暑。

          麒麟扯開呂布甲胄系繩,為其卸了鐵甲,戰裙,又除了他的戰靴,吃力地把這大個子拖行數米,累得直喘氣。

          “該死的!沒穿鎧甲也這么重啊!”麒麟呼哧片刻,忽聽戰馬打了個響鼻,靈機一動,把呂布肩膀用繩索綁著,套在馬上,趕著戰馬把這第一勇將拖到小溪岸邊。

          呂布靜靜躺在樹蔭下,外甲除去,赤著健壯的手臂,上身穿著一件貼肉的薄皮襯衣,那衣料不知是何皮,束身貼得極緊。

          麒麟哭笑不得,伸手去解他鎖骨下的帶繩,兀自道:“衣服半點也不透風,這么熱的天氣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將呂布扒得剩條薄薄的短褲,拿頭盔舀了點水,淋在他臉上,呂布劇咳幾聲,終于醒了。

          呂布一手快如疾電,瞬間扣住麒麟咽喉。

          “喂喂喂……”麒麟掙扎不得,被掐住脖子,伸了舌頭:喘著氣道:“侯爺你自己……被曬昏過去了,小的只是喂你喝水。”

          呂布疲憊地點了點頭,道:“你是方才那小兵?頭發怎這般短?”

          “啊!”麒麟這才想起來,才把頭盔除了舀水,露出一頭短發,這時代的人都蓄著長發,呂布醒來便把自己當作了敵人。

          麒麟轉身將呂布的披風沾濕了水,擰干些許,在他身上擦拭降溫,呂布又問:“你究竟是并州軍還是涼州軍?”

          麒麟不知如何作答,只埋頭道:“我不是奸細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冷哼一聲,片刻后睡著了。

          麒麟端詳呂布片刻,從樹梢上落下的陽光照在他英俊的臉上,他的側臉略顯瘦削,兩道濃黑的眉毛如折刀般粗糙。

          鼻梁則似是塞外民族式的高挺,略作鷹鉤。

          身上肌膚因長年穿戴盔甲,脖頸略顯健康的小麥色,健壯的胸膛則微現淺色。

          呂布的男子軀體輪廓完美,寬肩闊背,健腰有力,正是標準的習武之人體形,小腹上更顯出長年騎馬鍛煉出的腹肌。

          呂布胯間薄薄的短褲因汗水與清水浸濕,而變得近乎透明,麒麟將那濕披風蓋在他的腰間,自己解了皮甲,抱膝坐在溪旁。

          流水閃著日光嘩嘩地奔騰而過,麒麟怔怔地看著,回想自己穿越來前,師父的交代。

          “小黑,你要抵達的時代正是三國,到了之后,就地取材,不能是劉家,因為軒轅氏截走歷史時選的正是劉家之人……除此之外,曹、孫二陣營皆可,必須在劉禪出生前改變另一段歷史。這樣我們的世界才有過去。”

          “選了人之后呢?”

          “助其為王,子辛的軒轅劍氣紋在你左手手背上,教主的六魂幡紋在你右手上,有這兩件法寶襄助,想必達到目的并不難。”

          “三國是個英雄的時代,更是個英雄們水火不容的時代,被歷史長河淘去的人,并非沒有亂世成王的資質,而是他們恰巧生在了同一個時期,用你的內心去識人,認定是誰,便堅信,自己有改變歷史的能力。”

          并州營麒麟任親兵

          “你喚何名?”

          麒麟看著溪水出神,隨口答道:“小黑。”

          呂布道:“細皮嫩肉,這般白的小子還叫‘小黑’?”

          麒麟見呂布已醒轉,便蹲到其身后,胡亂為他梳了頭,又折下根樹枝,隨手挽了個髻,道:“你剛中暑,一時三刻恢復不過來,不能再穿皮胸甲了。”

          呂布點了點頭,牽過戰馬。

          麒麟兩手抱著頭盔,老實不客氣跟了上去,坐在呂布鞍后。

          “你是并州人還是涼州人?姓黑?父母何方人士?隸屬何部?”

          麒麟又開始犯難了,不知該如何與呂布解釋,片刻后道:“我是從石頭里蹦出來的,呵呵。”

          “???”

          呂布一頭霧水。

          麒麟忙轉移話題:“還好你帶著我,不然荒山野嶺的,死在那兒多憋屈。”

          “你……”呂布額上青筋暴突,怒道:“問你何方人士,哪軍哪部哪隊,又一問三不知!如何賞你?!”

          麒麟嘴角抽搐,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  呂布陰沉著臉,決定不再鳥這腦子不清楚的小兵,免得話說多了把自己給繞成傻子。

          六月天,說變就變,晌午剛過,天色再度陰沉下來,雷聲轟然一響,大雨瓢潑。

          四處都是白茫茫的雨水,呂布催動□戰馬,沿著高山一個俯沖,朝山腳滑了下去。

          “啊啊——”麒麟的感覺不亞于被按上了過山車,刺激得大叫,戰馬仰頭瘋狂嘶鳴,四蹄盲目亂蹬,滾石,泥流濺了二人一身,麒麟眼前一花,只覺身畔碎葉斷枝飛也似地掠過,

          呂布大喝道:“捋——!”

          說時遲那時快,呂布憤然一勒戰馬,竟是將其勒得嘴角溢血,甲靴斜斜踏上地面,二人連著一馬消去沖勢,猛地站了起來。

          麒麟驚魂未定,忽見山谷中竟是到處林立著軍帳,霎時明白了,這是呂布扎營之處。

          呂布翻身下馬,一腳飛起,干凈利落地將麒麟掃得摔了個嘴啃泥。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麒麟狼狽不堪地從泥濘中爬起,呂布先是一愕,繼而哈哈大笑道:“對不住,又忘了。”

          那時馬嘶已驚動了營中軍士,見溫侯鎩羽而歸,本軍將士紛紛出迎。

          “將軍回來了!”

          “侯爺——!”

          呂布單手揪著麒麟衣領,把他半拖著大步走進營內:“都散了,準備拔營回洛陽。高順何在?”

          那追隨呂布的數名校尉便散去,有一人追上道:“主公!”

          呂布接過高順遞來棉布,將麒麟推給高順,吩咐道:“帶他去洗個澡,換身親兵衣服,帳內侍奉。”

          高順疑惑打量麒麟片刻,繼而將他領走了。

          呂布軍營中盡是塞外騎兵,各個八尺出頭,臉上俱帶著一股彪悍之氣,麒麟跟著高順一路走進兵士們洗澡的地方——雨中的露天木棚。

          “這里是涼州軍營?”麒麟蹲在地上,拾了粗石,忙道:“我自己來,不勞煩高大哥了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在書上讀過,高順乃是呂布手下得力將領,遂不敢造次,言語間十分禮貌。

          高順卻道:“不,并州營。你打何處來?怎穿著西涼軍的衣服?”說著提了桶熱水幫他照頭澆下。

          “燙死我拉——!”那熱水嘩啦一聲,登時把麒麟燙得哭爹叫娘。

          高順莞爾道:“頭發怎這般短?從前還是個小和尚?”

          麒麟一時間十分尷尬,不知該如何作答,起身來接布巾,高順卻又發現了新東西,道:“手上畫的何物?”

          麒麟答道:“以后再慢慢告訴你。”

          高順點了點頭,心內疑慮實多,又道:“侯爺讓你當個帳內親兵,并州軍從前無此職務,一時尋不到合適的衣服,揀了幾件我自己的軍服與你穿,略大了點,且先湊合著。”

          麒麟穿上高順的舊衣服,高順又吩咐了一番,無非是親兵要做什么一類的事。

          天底下為將之人或有怕謀刺,呂布卻是從來不怕的,所以帳內也從不設親兵,高順則是數年前呂布在丁原麾下任主簿時,便追隨前后——牽赤兔馬,傳帳中令等一應繁瑣事宜都有包辦。

          如今呂布突發奇想,設了個親隨之職,至于實際上要做什么,高順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只按著自己平日工作朝麒麟解釋了,料想麒麟一時三刻也記不住這許多,吩咐完便親自將他送到帳前,道:

          “侯爺既與你投緣,入內侍候就是,莫怕。”

          說畢高順仍垂手站在帳外,等候呂布差遣。

          這片刻間,呂布也已洗過澡,背倚將軍榻懶懶躺著,半濕的頭發散在枕后,赤著上身,露出健壯的肩臂,屈起一腳,下身蓋著一襲白色的薄毯。

          呂布閉著眼,不知在想何事。

          麒麟站到榻尾,看了呂布一會,面無表情地開始走神。片刻后,呂布出了口長氣,吩咐道:“高順回去歇下,明日行軍須得早起。”

          高順應了聲,帳內便留麒麟一人侍候。

          呂布睜開眼,打量著麒麟,問:“鳳凰,手臂上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麒麟嘴角抽搐,答:“我叫麒麟,侯爺。”

          呂布不耐煩道:“侯爺問你話。”

          麒麟撓了撓頭,伸出左手,呂布漫不經心道:“過來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單膝跪到榻畔,呂布的大手握著他的手腕,拇指在其手背上來回摩挲,道:“這是什么圖案?”

          手背上有道細小的金紋,糾纏往復,繞成一把劍形,麒麟答道:“這是王道。”

          “?”呂布很明顯沒聽懂。

          “那邊?”呂布又問道。

          右手上則紋著一道黑色的奇異刺青,猶如翻飛的水紋,麒麟答道:“這叫‘無’,是一件仙人的法寶。”

          呂布松開麒麟的手,評價道:“裝神弄鬼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心頭一動,岔開話題道:“將軍,你不做點作戰總結之類的么?”

          呂布疑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麒麟解釋道:“師父說,一場戰役的各種因素,決策,都會影響最后結果,一名成功的將領,就得習慣在戰后反思,無論是勝還是敗,這對下一次打仗很重要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冷冷道:“賊老天害的,臨時刮大風打雷。”

          麒麟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麒麟又耐心道:“天時地利人和,也是影響戰局的因素,天氣原因并非全無辦法預料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忿道:“行了行了!啰嗦!睡你的去!”

          麒麟心頭惴惴,看來這三國第一武將也是個靠不住的主,只怕平時打勝仗都靠一人武勇,橫沖直撞,驕兵矜傲,失誤之處必多,靠不住吶靠不住。

          呂布已有點煩躁,麒麟不敢再多說,忙道:“那啥……我還沒吃飯,給口吃的吧,餓得不行了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朝案上一指,那處正有醬肉,面餅與酒水。

          麒麟如釋重負,挑了喜歡的,咂吧著嘴開動,吃了一會,呂布倏然怒道:“吃東西別這么大聲!”

          麒麟嚇了一跳,被噎得直翻白眼,艱難地吞下去后,呂布又靜了下來,像是在沉思。

          麒麟試探地問道:“侯爺,你在作戰后總結么?”

          呂布斥道:“放肆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小聲地繼續吃,吃了一會后,發現呂布盯著自己看。

          呂布喃喃道:“孫堅一戰暫捷,現該如何?”

          麒麟明白呂布在想什么,插嘴道:“你輸了,董卓就只得離開洛陽,到虎牢關前來守著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嘲道:“董老賊來守虎牢關?開什么玩笑?”

          麒麟擦了嘴,答道:“真的哦。”

          說著轉到屏風外,鋪好毯子睡下,帳外雨聲輕響,霎是愜意。

          麒麟趴在毯子上,心內十分疑惑,呂布不是董卓義子么?既還未認識貂蟬,為何喚他“董老賊”?此刻這兩人當是蜜月期才對。

          麒麟百思不得其解,搖了搖頭,從懷里摸出先前找高順討來的.薄紙,以及一根尾部燒成炭的木棍兒,就著微弱的燈光寫起了信。

          親愛的太師父:

          今天是來到三國的頭一天,認識了這個時代的第一個朋友,居然是呂奉先。現在還沒想好該不該輔佐他,但短期內,似乎沒有比跟著他更好的選擇。

          一切和我在書上看到的有點不一樣,難道是黃帝派來的另一位時空旅行者更改了因果?

          我覺得呂布目前的情況是:他急需一名謀士幫他出主意,所以我決定循序漸進地告訴他一些事情。他對我的言談也不太反感,也許是因為他出身于草原民族的關系?草原人仿佛不太重視禮節與規矩。

          總之我覺得跟著他,應該比跟著那個所謂的曹操好。

          畢竟我還沒學會怎么跟主公說話……師父說伴君如伴虎,怎么我見浩然師叔與子辛師哥說話,也沒半點君臣的禮貌呢?

          祝您健康。

          ——小黑。

          麒麟寫完信后一手抓著紙,另一手打了個響指,火苗從信紙的邊緣燃起,將其吞噬殆盡,他清澈的雙瞳略帶茫然,映著那跳動的火焰,仿佛預言了不久之后,即將燃遍整個神州的戰火。

          灰燼散開,被風卷著飛向帳外,撲進了綿延細雨中。

          呂布抽了抽鼻子,聞到燒紙的氣味,疑惑望去,少年落寞的身影投在屏風上,過了片刻,火光黯淡,麒麟側著睡了。

          呂布幾番想上前去查看,奈何下身只蓋著條毯子,什么也沒穿,于是悻悻看了一會,懷著一肚子疑問,不滿意地入睡。

          呂奉先單騎搦眾侯

          翌日呂布拔軍啟程,卻在虎牢關前發現城樓上插滿將旗。

          虎牢關開,一信使手持董卓軍令出迎。

          呂布登時傻眼了,騎在赤兔馬上,聽那信使說了半晌,方問道:“丞相什么時候決定親征的?”

          那信使道:“回侯爺,董相國令侯爺關外扎寨,截斷諸侯去路……”

          “這里離洛陽僅五十里地,汜水關誰守?!”呂布斥道:“關內兵力多少?”

          信使略抬頭,答道:“相國吩咐不可透露,將軍自去安營便是。”

          呂布罵了句臟話,吩咐高順去尋地扎營。

          麒麟下馬,走上前來:“二十萬西涼軍,董卓來了,我說對了。”

          呂布這才回過神,問:“多少?”

          麒麟比了個“耶”的手勢,笑道:“二十萬。一路五萬,派李傕,郭汜守汜水關,另一路十五萬,自己領兵。”

          呂布沉聲道:“跟我來。”

          主帥帳內。

          呂布如臨大敵,緊緊盯著麒麟。

          麒麟道:“先告訴我,你為什么生氣。”

          呂布不耐煩道:“你先說!”

          麒麟堅持道:“你先說,我還沒想明白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只得讓步,沒好氣道:“他要遣我作先鋒,侯爺不想去。”

          麒麟疑道:“你們不是義父子么?都聽說你倆關系好得很,為啥不愿意?”

          呂布沉吟片刻,答道:“并州軍連年征戰,又被他抽調去不少,如今只余不到三萬,一直不為侯爺補充兵源……折損太多怎辦?”

          麒麟疑惑更甚,反問道:“并州軍與你有什么關系?”

          呂布答道:“并州軍是我從丁賊……丁原處帶來的舊部,是自己人;涼州軍是董卓的舊部,你不懂的。”

          麒麟這才恍然大悟,然而卻又暗自詫異,怎與自己所知的歷史完全不同?看來呂布雖是莽撞之輩,卻也不太笨,更與董卓本就有嫌隙在。

          先前讓呂布先談原委,麒麟是因揣測不到呂布心意,恐說了不該說的話,還沒想清楚,呂布就命令道:“該你說了。”

          麒麟遲疑道:“你得這樣,開打的時候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道:“侯爺是問你董卓的計劃,而非問該怎么辦,行軍打仗,我心里有數,不用旁的人來教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只得答道:“董卓自己也沒計劃,他用了李儒的餿主意,這仗打不贏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問:“為何這么說?”

          麒麟答道:“不知道,我猜的,

        資料共享平臺

        武將觀察日記》(https://www.unjs.com)。”

          “你……”呂布忍無可忍,只覺自己等了半天,等來個大忽悠,險些便要起身拔劍砍了麒麟。

          “等等等!”麒麟忙抬手示意稍安勿躁,又道:“董卓讓你去搦戰,先來穆順,武安國,公孫瓚這些都好打得很,最后出來劉關張三兄弟,這幾個難辦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的表情煞是古怪,問道:“等等,什么三兄弟?”

          麒麟道:“劉備,關羽,張飛!”

          呂布稀里糊涂道:“什么雜碎,從未聽說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又道:“千萬別瞧不起這仨,厲害得很,那個張飛會拿言語激你,罵你是三姓家奴……總之你會被他氣得不行。然后他們三兄弟打你一個,你看打不過,就只好逃跑……”

          張飛還沒出場,呂布已是先被麒麟氣得不行,怒吼道:“高順何在!將這兔崽子叉出去!”

          麒麟大叫道:“且慢!主公請聽微臣一言!若我猜錯了,你再殺我不遲!”

          高順忙不迭地進來,喝道:“放肆!”說著便要來架,那時間帳外卻又奔進一人通報,道:“董相國傳溫侯入關議事——!”

          呂布喘息道:“你給我等著!”

          呂布轉身離去,走遠后,高順方問道:“你方才說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麒麟松了口氣,答道:“沒什么,他這人受不住激,容易動怒,我先激他一回,待會陣前有了心理準備,不會沖動。”

          高順聽了個半懂,心有余悸道:“你在玩命,等侯爺回來,千萬得謙恭說話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微笑道:“謝高大哥。”

          不片刻呂布便陰沉著臉回轉,朝將軍榻上一坐,道:“繼續說。”

          麒麟知道自己的預言已中了近半,問道:“董卓的軍力是十五萬?”

          呂布冷冷道:“是。”

          麒麟笑道:“袁紹那家伙,就是個扶不起的阿斗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蹙眉道:“什么阿斗?”

          麒麟這才發現說溜了嘴,忙掩飾過去,又道:“待會聽我的,就這樣……”

          麒麟啰里八嗦說了半天,呂布聽得一頭霧水,不置可否,帳外行軍鐘敲了三下,催促甚急,高順捧了戰冠入內,服侍呂布戴好,呂布闊步行出帳外。

          麒麟追在呂布身后,滔滔不絕道:“……你都記住了么?”

          呂布停下腳步,高大的身軀擋在帳前,麒麟險些撞上,只見呂布劍指比著自己的太陽穴,戳了戳,冥思苦想。

          麒麟心想,完了,八成是計謀太復雜,這家伙記不住,正在再解釋時,呂布卻遲疑道:“鳳凰……”

          “鳳凰?”麒麟莫名其妙。

          “麒麟!”呂布頭上燈泡叮的一亮,終于想起了麒麟名字,吩咐道:“與我同去,若有欺誑,陣前問斬!”

          繼而再不理會麒麟,徑自離營,點兵,引軍朝著敵營浩浩蕩蕩出發。

          虎牢關一里外:關東軍與并州軍陣前空地。

          對面各色將旗林立,袁紹,袁術,馬騰,公孫瓚,韓馥……麒麟見那諸侯大旗一字排開,在風中獵獵作響,心想待會除了劉關長,還能見到誰?馬騰的侄兒馬超不知是否隨叔出戰,公孫瓚麾下更有猛將……

          呂布以戟駐地,遙遙喊道:“呂奉先在此!袁紹小兒!速來應戰!待爺爺取你性命——!”

          并州軍轟聲雷動,對面戰陣中,關東軍擂起大鼓。

          “咚、咚、咚!”鼓過三聲,只聽對陣傳來爭執。

          “我有猛將武安國,可取呂布性命……”

          “讓我帳中兒郎出戰!我有猛將一員,名喚穆順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不耐煩道:“都給爺爺一起上!”

          那時間關東軍已定下人選,一名武將大吼道:“呂奉先!今日便是你的忌辰!”說畢雙腳夾著馬腹,手持兩把大斧,策馬奔來!

          呂布吼道:“袁紹小兒何在!”說畢單手控韁,臂持方天畫戟上前迎戰。

          只見那姓名不明之武將身披鋼鱗戰甲,頭戴雄獅戰盔,背后披風如紅云翻滾,正午日光曝曬下猶如天神將士,一身悍勇之氣釋開,端的是銳不可擋!

          又見那武將舞起兩把大斧,呼呼作響,□戰馬與呂布赤兔交錯沖過,大斧以雷霆萬鈞之力猛砍下來!

          呂布怒道:“滾!”隨手一戟,戟尖勾中那武將脖頸,登時武將大斧脫手飛出,被挑了下馬。

          萬軍鴉雀無聲。

          呂布方懶懶道:“報上名來。”

          那敵將捂著脖頸,在地上翻滾,活像只痙攣的青蛙,而后艱難道“穆……順。”于是脖子一歪,死了。

          呂布朝對陣大叫道:“武安國,公孫瓚,快快出來受死!”

          麒麟忍不住大笑,看來呂布記憶力也不錯么?

          關東軍內又有一名武將飛奔而出,大喝道:“休要目中無人!”

          那武將正是武安國,手持飛廉錘在空中劃了個圈,重逾三十斤的大鐵錘朝呂布當頭飛來,呂布輕巧撥轉馬頭,呼道:“哷——”繼而抬手一戟,將錯身而過的武安國一邊手臂卸了下來。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并州軍山呼威武!戰鼓一通狂擂,士氣高漲,只待呂布一揮手,便要排山倒海朝關東軍殺去!

          呂布待得戰鼓停息,方嘲道:“公孫瓚。”

          關東軍中靜了片刻,顯是膽寒,麒麟策馬緩緩上前,與呂布隔了十丈,朝對陣眺望。

          “看誰?”呂布冷冷道。

          麒麟忙道:“沒在看誰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心中一動,正要再問,卻見對陣沖出一匹白馬,遂吩咐道:“退下。”

          麒麟驅馬讓了幾步,對陣那人一身銀鎧,□白馬神駿如風,正是白馬將軍公孫瓚。

          公孫瓚雖年過四十,武威卻絲毫不減當年,此刻單騎出戰,再次鼓舞起關東軍的士氣,霎時間只見白馬與赤兔撞作一團。

          公孫瓚身為幽州刺史,從小四處征戰,頗有點真本事,呂布一時三刻擺不平,正斗得酣暢,麒麟好奇驅馬近了幾步觀戰,恰見呂布以腰背之力,奮然一戟,戟桿掃中公孫瓚,將他連人帶馬劈翻在地!

          麒麟忍不住喝彩道:“好!”

          然而對陣卻有一人緊緊盯著場中戰局,公孫瓚座騎長嘶翻倒,說時遲那時快,本軍中傳來弓弦聲響,呂布忙轉身喝道:“當心!”

          一箭離弦,遙遙穿過近百步距離,朝麒麟飛去!

          呂布棄公孫瓚不顧,畫戟反手掄起,蕩出一道白色的弧光,“叮”的聲響,暗箭斜斜擦著麒麟頭頂飛了過去。

          耽擱得一瞬,公孫瓚座騎已受驚躍起,倒拖主將朝本陣倉皇逃奔,陣內又出一騎前來接應,呂布不敢再追,只得勒停了赤兔。

          那人正是公孫瓚親隨,麒麟翹首以望,看不清容貌,對方戴著制式兵盔,此刻似乎也在看著他。

          呂布畫戟在麒麟面前揮了揮,麒麟這才回過神。

          “滾回去。”呂布道:“休得在此壞侯爺的事。”

          麒麟賠笑道:“剛誰射了我一箭?你見到了么?”

          呂布還未回答,對陣又有一黑莽壯漢哇呀呀大叫,沖上前來。

          正主兒來了!

          麒麟忙道:“就是他了!千萬記得!”

          張飛率先沖出迎戰,又有兩騎遙遙跟于其后,拉開了十余步距離。

          張飛叫陣道:“三姓家奴休走,燕人張飛在此!”

          呂布先是一愕,繼而哈哈大笑,轉頭看了麒麟一眼,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張飛愣住了,呂布不受激?那銅鈴般的眼珠一轉,正要尋話再激,呂布卻持戟虛指張飛,道:“喚劉備來,侯爺有話與他說。”

          劉皇叔三英毆壯士

          麒麟見到劉備的第一印象是:此人其實不太胖。

          但麒麟還是承認自己敗了,劉備那發福的腮幫子,外加倆大耳垂,耳垂更隨著他騎馬起伏的頻率微微抖動,都令麒麟忍不住要爆笑出聲。

          劉備策馬來到呂布面前,二人相距十步。關羽張飛跟在其身后,警惕地打量呂布。

          呂布看著劉備,眼中厭惡感難以掩飾。

          “你便是劉玄德?”呂布道。

          劉備微一頷首,答:“都亭侯有何賜教?”

          呂布喝道:“既是皇家后裔,為何委身于賊?”

          劉備表情一凜,沉聲道:“未知何人是賊?敢問侯爺,是竊國稱相之人為賊,還是匡扶漢室,起兵誅討者為賊?!”

          劉備那話說得甚是大聲,傳回本軍陣內,用意自顯。

          呂布又冷笑道:“袁紹算什么?不過是個……”

          卡殼,冷場,呂布忘詞了。

          呂布想了一會,嘲道:“袁紹便是個扶不起的阿斗!”

          “???”

          劉備莫名其妙。

          麒麟登時一副慘不忍睹的表情。

          “扶不起的阿斗?何意?”劉備詢問道。

          呂布煩躁無比,一擺畫戟道:“罷了罷了!不說了!現與你交代清楚,我暫棲董賊麾下,本是蟄伏時日,待以殺賊,今天不想取你性命,你回去罷。他朝再見,須謹記侯爺今日所言。”

          劉備肅然起敬,壓低了聲音道:“莫非溫侯正忍辱負重,等候時機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不耐煩道:“正是。”

          劉備忙道:“誅滅國賊,可有用得著小弟之處?”

          呂布答道:“沒有。你們是要車輪戰還是一起上?來罷!”

          劉備一臉不解。

          關羽捋須看了呂布片刻,忽出言道:“既是要誅奸賊,當年你又為何賣主求榮?殺了自己義父丁原?!”

          這話瞬間踩到了呂布痛處,呂布顧不得說接下來的臺詞,火氣騰的一下涌上心頭,怒吼道:“來戰!雜碎!”

          張飛正等得不耐煩,此時大喝一聲:“待爺爺來戰你——!”

          張飛搶先沖出,與呂布堪堪斗在一處,霎時間只見丈八蛇矛,方天畫戟你來我去,片刻后張飛便不敵,關羽劉備搶入戰團,走馬燈似地圍著呂布輪轉,青龍偃月刀,雌雄對劍俱是朝著呂布身上招呼。

          呂布先前得了麒麟所言,早有提防,一見三人齊上,便催動赤兔沖出包圍圈,劉關張三兄弟無法合圍,正要追那時呂布再棄另二人于不顧,一柄畫戟只朝著劉備招呼!

          麒麟等的便是此刻,一聲清喝道:“劉皇叔!單挑打不過換群毆?你要臉不要!你與市井痞子有何區別?!”

          并州軍哈哈大笑,關羽一時漲紅了臉,那關東軍中又有人朗聲道:“與豺狼戰,安能講究道義?!”

          劉備正不知戰退之時,忽見并州軍后陣排開,一騎奔來,道:“董丞相有令,傳溫侯暫且休戰,回關議事——”

          呂布遙遙喝道:“與你們這等烏合之眾,無恥小人相搏,沒的折了侯爺身價!走!”

          并州軍后隊一陣不易察覺的騷動,雙方暫且休戰。劉備等人被羞辱了一番,轉身回營不提。

          呂布徑自入關,麒麟便在帳等候。黃昏時,呂布方帶著一身塵土歸來。進帳便除盔,卸甲,道:“收拾東西,兩個時辰后啟程,董老賊要……”

          “遷都?”麒麟問道。

          呂布的動作停了。

          麒麟解釋道:“孫堅攻陷了汜水關,若非缺糧草,這時候便要進軍洛陽。李儒為董卓獻計,建議他遷都到長安,現仗也不想打了,董卓要求連夜拔營?”

          呂布已是見怪不怪,點頭道:“對,你什么都知道。”

          麒麟笑了笑,問道:“手怎么了。”

          呂布一手不易察覺地微微發抖,顯是力戰劉關張后脫力,他卸下護腕,隨手扔到一旁,坐在榻上舒了口氣:

          “給侯爺按按。”

          “你需要一個謀士。”麒麟將木案推到榻前,坐在案沿,一手握著呂布手肘,另一手使力來回揉按。

          呂布沉吟片刻,而后道:“今日之事,你從何得知?侯爺見你數日前在燒那物,可是卜算之術?”

          麒麟先是一怔,繼而答道:“算是吧。好了好了!不說這個了!你的戰后總結呢?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只覺每次與這小兵說話,不到三句便胸口悶得慌。仿佛對著一團棉花,想揍也無從下手。

          呂布半躺在榻上,想了一會,戾氣十足:“奸詐之輩,縱一擁而上,又奈何得了侯爺?”

          麒麟狡黠一笑:“他們是結義兄弟,同生共死,張飛不行了,劉、關二人自然得不顧一切來救,否則要看著你把他砍成兩半不成?”

          呂布“嗯”了一聲,道:“人之常情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又試探地問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          呂布似有所動,卻冷冷斥道:“放肆。”

          麒麟莞爾,呂布又道:“笑什么。”

          麒麟答道:“笑劉備。”

          呂布蹙眉道:“你還未說,關東軍諸侯十數路,為何只說劉備難對付。”

          麒麟指頭順著呂布手肘一路按下來,漫不經心道:“劉備那家伙是個掃把星,都說人中呂布,馬中赤兔;實際上是人中劉備,馬中的盧才對。”

          呂布瞇起眼,問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  麒麟道:“劉備加入討董聯盟,聯盟沒多久便瓦解了;于是那家伙去徐州投陶謙,陶謙沒多久也就病死了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吸了口氣,緊張道:“這是天機?”

          “曹操要打徐州,于是劉備就找公孫瓚借了趙云,前去救援;沒多久公孫瓚就死了,劉備又投呂……”麒麟險些說溜了嘴,忙道:“徐州也被曹操滅了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嘲道:“說什么瘋話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又道:“劉備又去許昌,在天子座前轉了一圈,接了獻帝的衣帶詔,順便將董承也給連累死了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忙道:“等等,說什么?”抬手示意麒麟再重復一次,臉上卻是帶著笑意。

          麒麟不鳥他,接著說:“于是劉備又去投奔荊州劉表,沒多久劉表病死了,接著劉備趁機收拾了荊南,孫權又來討荊州,劉備就說‘荊州是劉琦的!’,接著過了不久劉琦也死了。投奔誰誰死,沒了。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大笑道:“從何得知?這都是以后的事?侯爺呢?侯爺如何?”

          麒麟按到呂布手腕,二人虎口握在一處,笑吟吟地看著呂布,緩緩道:“幾年,或者十幾年后,這一切都會發生。你的事兒,我說不準。”

          天色昏暗,帳中油燈綽約,燈光映在麒麟清秀眉目間,只見其唇紅齒白,臉色白皙,雙眸中閃爍著充沛的靈氣。

          呂布蹙眉,眼神中多了股厭惡之色,翻掌,扣住麒麟手腕,冷冷道:“你是斷袖?”

          麒麟渾然不料呂布這思維跳躍幅度如此大,愕然道:“不是,問這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呂布這才狐疑地松了手,目光從麒麟臉上移開,再度陷入沉思中。

          麒麟道:“侯爺在想何事?”

          呂布順口答道:“在想晚上吃什么。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呂布說漏了嘴,怒道:“想這次回京該如何做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心有余悸地點了點頭,又道:“你需要一名謀士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心不在焉揮手道:“你是本侯帳前謀士了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哭笑不得,只覺先前一番話都成了對牛彈琴,搖頭起身。

          虎牢關棄守,一夜間成了空關,唯余幾面誘敵用的將旗在關城上飄蕩,天空中悶雷陣陣,仿佛是暴雨即將到來的前兆。

          麒麟與高順坐在一輛馬車里,麒麟看了高順一眼,悉悉索索地展開張紙。

          高順蹙眉問:“要寫什么?”

          麒麟嘴角略翹,答道:“不是通敵的密信,一點小東西,高大哥別擔心。”

          高順笑了起來,又道:“紙筆相傳之物,易招猜疑,還是勿留過多的好。”

          麒麟點了點頭,以小炭棍在紙上寫寫畫畫,那宣紙薄軟,頗不受力,高順看了一會,轉過身,把背脊朝著麒麟。

          麒麟就著高順的背,開始寫信。

          親愛的太師父:

          回到三國好幾天了,很想念您。

          呂布的心思很難琢磨,有時候我懷疑他并沒有看上去的那么笨,不過今天我還是成功地得到了他的信任。

          通過與劉備三兄弟的戰斗,他開始學會習慣性總結每次失敗的緣由,并意識到兄弟結義,部下的忠誠,以及他人的協助這些因素。

          我制定了一個計劃,如果沒有意外的話,或許可以循序漸進地達到目的——幫助他在亂世中占據立足之地。

          然而如果計劃中的某一環出了差錯,或許我就要選擇其他的人,重新開始。

          我打算在計劃的第一步中,慢慢改善他的名聲,這家伙的名聲實在太差勁了,簡直可以用聲名狼藉來形容。所以我覺得:初期不應該急著讓他獲得過多的戰果,反而利用一些爭執中的讓步,來換取好名聲要來得更劃算。

          有好的名譽,下一步才能著手為他建立政治班底,畢竟光靠我和高順,還有未來即將出現的陳宮,是遠遠不夠的。

          順帶一提:高順大哥是個不錯的人,我正趴在他的背上,給您寫信。

          祝您安好。

          ——小黑

          高順瞥了那信一眼,詫道:“這是什么字?”

          麒麟笑答道:“方塊字。”

          麒麟正要搓個火球燒信,忽地意識到一件很麻煩的事,高順正看著。

          麒麟訕訕道:“大哥有……火折子么?”

          高順疑道:“火……折子?”

          二人面面相覷,麒麟伸手,開始在高順身上亂摸。

          高順一臉茫然,最后麒麟從高順懷里摸出兩塊石頭,釋然道:“啊哈!原來你們是用這個。”

          麒麟拍了幾下打火石,火星四迸,同時暗自催動仙術,轟的一聲噴出一大團火。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“怎么回事!”

          高順瞬間下巴掉地,自出娘胎至今,還是頭次見到打火石能敲出一團火球來。

          麒麟賠笑道:“高大哥這玩意兒真厲害!神石!”

          信紙燃成灰燼,高順的疑問簡直要炸開,接過那打火石使勁摩擦,卻不見方才那奇跡再度發生。

          麒麟揚手,信紙燒成無數灰燼飛出了馬車外,呂布在不遠處充滿疑惑地看著,并聽到風里傳來麒麟的笑聲與高順的嚷嚷。

          漢長安董卓擄獻帝

          袁紹勢大,董卓被迫放棄虎牢關,連夜班師,逃回洛陽。

          回到洛陽的當天凌晨,董卓連喘息的機會亦不給眾將,便召集起文武百官,把酣睡中的漢天子劉協架上早朝,宣布午后開始遷都。

          遷都前,董卓更親口吩咐呂布,去將漢帝陵墓掘開,帶走所有的陪葬品。

          一時間整個洛陽陰風慘淡,烏云蔽日,龍脈地氣渙散,漢代四百年先皇之靈卷成一片黑霧,沖上天際。

          麒麟搖頭唏噓,嘆了口氣,鉆進車內。

          呂布親自前去掘墳,吩咐麒麟留在大部隊中等候。

          不片刻洛陽城門大開,文武百官依次出城,各個慟哭流淚,悲痛欲絕。董卓部下則兇神惡煞地在城外侯著,呵斥聲不絕,將官員們押上了車駕。

          高順前去調度并州軍全隊,唯剩麒麟一人孤零零地坐在車上,他扒在車窗旁,好奇地朝外張望。

          “天亡我漢朝江山吶——!臣子無能!愧對先帝吶!”一老人仰天大哭,哭得聲嘶力竭,撲倒于地。

          一西涼軍將領上前吼道:“哭什么喪!快走!耽誤了時候!”

          那是誰?麒麟心想,觀其官服顏色,腰帶,是名大官……難道是……麒麟忙掀開車簾,正要下車,高順便匆匆趕來,喝道:“休得對王司徒無禮!”

          果然是他!麒麟伸長了脖子眺望,卻不見那老者身旁有女人,料想家小都已起行,高順把那老者扶上車,朝并州隊看了一眼,便轉身行來。

          “那是王允?”

          高順點了點頭,答道:“司徒大人是忠臣。”說著坐好,朝外發了號令,并州軍即刻起行。

          “呂布呢?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高順隨手拍了麒麟腦袋一巴掌,訓道:“要叫主公!”

          麒麟忙不迭地告罪,高順又道:“主公著我帶你先走,他隨后趕到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忽道:“王允家里都有些什么人?”

          高順疑惑看了麒麟一眼,道:“王司徒鰥居多年,膝下無子,怎么?”

          麒麟又問:“你知道一個叫貂蟬的女人不?”

          高順蹙眉道:“不知道,你問這些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正說話間,赤兔長嘶一聲,呂布翻身下馬,追了幾步,鉆進車中,高順忙躬身行禮,讓出座來。

          呂布看了高順與麒麟一眼,漫不經心道:“你下去。”

          高順應聲去了,呂布打了個噴嚏,全身是墓室內帶出來的塵,便在馬車中脫靴更衣。

          麒麟上前伺候,呂布脫了外袍,露出糾結健美的背肌,問道:“在說什么?”

          麒麟不答,只道:“你為什么不先找我商量?應該找個借口推掉這事的。”

          呂布微一愕,繼而道:“推不掉,董賊說此事關系重大,必須讓我親手去做。”

          麒麟道:“你刨了獻帝祖墳,這檔子事可是驚天動地,來日都得算你頭上。”

          呂布漠然道:“無妨,本侯名聲原就夠臭。”

          麒麟啼笑皆非:“董卓讓你做這事,便是要你聲名狼藉,只得與他站在同一邊。”

          呂布沉吟片刻,點頭道:“明白了。”

          呂布隨手交給麒麟件首飾,道:“這是從殉葬品中私藏的,你好生保管著。”

          麒麟接過那物,見是對白玉蝴蝶,一大一小,栩栩如生,仿佛展翅欲飛,便好奇道:“死人身上來的?”繼而湊到日光下翻來覆去地看,道:“這是殷商時的古物,當可賣不少錢,送我了?”

          呂布換好便服,不再理會麒麟,攀在車窗邊,一聲呼哨,赤兔馬神駿如風趕來,呂布跳出車去,穩穩當當騎上馬,朝麒麟吹了聲口哨,得意洋洋地騎馬走了。

          “去哪!我還有話沒說!”麒麟想起一事,忙大喊道。

          “守天子座駕!”呂布遙遙答道。

          黑煙滾滾而來,董卓最后的遷徙隊離開洛陽,千年京都,鑾殿廣廈盡數被點燃。

          全城大火熊熊,灼氣于一里外仍能清晰感受,夏、商、周三朝故都,大漢京城,伏羲故里,便如此付諸一炬。

          縱是早知歷史,麒麟看在眼中,仍忍不住唏噓道:“真是造孽。”

          車行一天,麒麟無事可做,玩了會玉佩,便將其小心收好,蜷在車內睡了。

          山路崎嶇顛簸,麒麟睡得不太舒服,半醒間也不知是高順還是呂布上了車,將一襲溫暖的薄被蓋在自己身上。

          忽然車外叫囂,混亂將他徹底驚醒,火把之光從車簾外映入,麒麟蹬開身上薄被,認出那正是呂布的戰袍,便迷迷糊糊地抓在手中,車停了。

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呂布片刻回轉,勒停赤兔馬,在車外命令道:“不可出來!曹操引兵前來追擊!”

          “等等……”麒麟只覺未睡醒,神智恍惚,忙喊住呂布:“曹操是……來劫天子的?”

          呂布“嗯”了一聲,似乎十分滿意麒麟的判斷,催促道:“有何話說?”

        【武將觀察日記】相關文章:

        1.觀察日記

        2.小狗觀察日記

        3.小貓觀察日記

        4.蔥的觀察日記

        5.春雨觀察日記

        6.下雨觀察日記

        7.過年觀察日記

        8.春節觀察日記

        上一篇:觀察日記 下一篇:
        广东十一选五 www.jp733.com:丘北县| www.fuxingcp.com:齐河县| www.timphimhay.com:郯城县| www.mchor.org:阿合奇县| www.doedoehuis.com:宿迁市| www.pwhistory.com:蓬莱市| www.pourmastersca.com:广州市| www.mayaramegiolaro.com:通江县| www.yaoniewg.com:隆回县| www.comapt.com:阿鲁科尔沁旗| www.calendergirlz.com:莱芜市| www.qdsunpu.com:思茅市| www.findnewyorkclubs.com:莱阳市| www.carandpetspa.com:巴里| www.rbdp668.com:荥经县| www.svoidom.org:西乌| www.beijingxinxin.com:伊金霍洛旗| www.muchasautorepair.com:榕江县| www.d0ob.com:依安县| www.dawntoner.com:临邑县| www.electmikehein.com:茂名市| www.global-b2b-market.com:青田县| www.vertaxtechnology.com:石家庄市| www.d2i6.com:桐城市| www.poengun.com:汶川县| www.matiastroncoso.com:郴州市| www.15590742199.com:怀化市| www.tssth.org:松江区| www.brqxbjgs.com:锡林郭勒盟| www.yxjmei.com:深水埗区| www.blackgayamerica.com:平罗县| www.cheap-uggboots4u.com:汕头市| www.bling2day.com:南通市| www.bintangnusantara.com:稷山县| www.3iiiii.com:三明市| www.lmpzw.cn:衡阳县| www.besthoalawyer.com:华蓥市| www.joedonovanpersonaltraining.com:丹阳市| www.shunda-steel.com:武定县| www.scriedespretine.com:双江| www.notokfittings.com:应用必备| www.spjjs.com:东阳市| www.sonda16mn.com:衡东县| www.giggiblu.com:洞口县| www.hobigoods.com:北票市| www.stefanie-scott.org:临汾市| www.aozora-book.com:沙湾县| www.dedicationcompilation.com:民勤县| www.francebittorrent.com:盐池县| www.how2scuba.com:合水县| www.janainaewilliam.com:呈贡县| www.oxbtest.com:上蔡县| www.koreanista.net:正定县| www.solace-music.com:花垣县| www.homouie8.com:扶风县| www.hsx-hsx.com:碌曲县| www.xdhunganh.com:兰西县| www.re-cyclers.com:当阳市| www.sweetarch.com:渭源县| www.88888888666666.cn:屏东市| www.dropscience.net:临安市| www.mmbhd.com:巴彦县| www.daliancreation.com:岳阳县| www.thisdayinmusicapps.com:中宁县| www.czjyhl-sy.com:彰化市| www.ccss9988.com:彭水| www.huasupu.cn:临颍县| www.papigotravel.com:肇庆市| www.youlanqiu.com:北安市| www.jln9.com:临城县| www.verkaufwinterjacken.com:崇文区| www.mississipp.com:汶川县| www.ctr-fk2register.com:鱼台县| www.xwjweb.com:专栏| www.nq779.com:莱阳市| www.kartvizitturkiyem.com:唐海县| www.jyodhisham.com:永和县| www.yugmk.com:马鞍山市| www.hbccp.com:若羌县| www.mmn2015.org:乌什县| www.shunda-steel.com:高尔夫| www.chinazigong.com:阳原县| www.kocblog.com:玉树县| www.g9773.com:宜州市|